首页 > 玄幻网游 正文
夫人,将军又活了_白焰

时间:2021-02-10 12:45:40

陪赵婆子来的只有她身后的丫鬟和赶车的车夫,她飞快地权衡一番,觉得自己三人不是紫苏的对手,心里大呼失策,下意识地后退两步,踩到丫鬟脚上,回手就是一巴掌:“没眼色的东西。”

易卿冷笑:“欺软怕硬的东西。”

赵婆子顿时涨红了脸,然而看看紫苏,不敢做声,脑子则飞快地转着——千算万算,没算到二姑娘已经嫁人。

现在这种情况,还是回去禀告再说,这可不怨她,谁能想到二姑娘如此胆大妄为?

“二姑娘,你不告父母自行婚配,这件事情没完!”

“生而不养,这件事情我也不想放过,咱们御前见!”

听说她要告御状,赵婆子脸色惨白一片,狠话也不敢再放了,灰溜溜地走了。

易卿松了口气,见马车在雨帘中疾驰而去,这才笑眯眯地对紫苏道:“相公回来得可真及时。”

紫苏撇撇嘴:“你去告御状,子告父,鞭一百。”

易卿:“……哼!我这不是吓唬吓唬那刁奴吗?快点进屋,冻死我了!”

嘴上怎么能吃亏?不怼最后一句她今晚都要失眠。

两人进屋后,包子冲过来,看紫苏的眼神充满了崇拜:“紫姨,你回来了就好。坏人就不能把我娘抓走了!”

“你娘是猫,有九条命,没有我也不会出事的。”紫苏对包子态度十分温和,摸摸他的头,从怀里掏出个九连环递给他,“买给你的,明日再玩,快去睡吧。”

包子乖乖地谢过她,拿着九连环自己爬到炕上睡了。

易卿给紫苏盛锅里留下的jī汤,紫苏则在屏风后一边换衣服一边道:“总共卖了二两银子并三百个钱,三百个钱我花了,买的东西都在药篓里,银子我也收起来了。”

“好。”易卿对她十分放心,“你怎么回来这么晚?是躲雨去了?那不如就在客栈住一天,明早再回来。”

“我回来晚了,是因为萧靖寒死了。我打听消息,làng费了些时间。”

易卿手中的碗,“啪嗒”一声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第2章 路祭

萧靖寒可是有名的“祸害”,如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因为传说中他是杀神将军,杀人如麻。

可是易卿闭上眼睛,耳边回dàng着的声音却是那么敦厚宽和。

他说:“放她走,她也是无辜的。”

因为这句话,十二岁的易卿保住了性命。

不,实际上真正的易卿已经死了,灵魂换了芯子,有了现在的易卿。

易卿至今都能记起那日的情景,她满脸是血,身后的人凶神恶煞。

听着他们要把她卖到私窠子里,刚刚穿越而来的她,想着要不要学前身再撞一次树的时候,萧靖寒如天神降临,把她救下。

萧靖寒如何杀人如麻她没见过,但是以两万军队力退北狄十万大军,保住了风雨飘摇的晋王朝,也保住了汉人江山,这条就够易卿顶他一辈子。

这是民族英雄,太阳也黑不了、永不褪色的功勋。

那一战,萧靖寒手下死伤半数过多,自己也险些丧命,这是易卿清清楚楚见证的。

而且萧靖寒和她嫡母,也有莫大的渊源。

萧靖寒是被嫡母的父亲,也就是易卿名义上的外祖父养大的,所以两人情同姐弟。

他当年救自己,也是因为不想嫡母手染鲜血而已。

“现在情况是这样的,”紫苏冷声道,“萧靖寒死了,百姓称快,皇上做biao子还要立牌坊,明明狡兔死,走狗烹,弄死萧靖寒,还得装兄弟情深,不忘初心。”

“皇上下旨,要在京城建将军府,给他选个嗣子替他守孝,供奉香火。”

“哦。”易卿重新给她盛了一碗jī汤,垂下视线,所有的情绪都被长长的睫羽遮掩。

bī婚、萧靖寒身死,一系列的事情令人猝不及防,易卿辗转反侧,一夜都没有睡着。

“紫苏,为了解决眼下的困境,我做了一个决定。”第二天,她顶着熊猫眼和紫苏说道。

“什么?”

“你知道我那好母亲和萧靖寒的关系吧。”易卿笑道。

紫苏点点头:“亲姐弟也不过如此。”

“你说我那好母亲,如果知道我给她弟弟生了个儿子,到时候还会不会bī我去代嫁?”易卿眯起眼睛道。

想起那种情景,她简直不要太慡。

嫡母被气半死,却只能看在孩子份上接受她这个“弟媳妇”,想想就令人振奋。

“你疯了!”紫苏反应了半晌才明白她在说什么,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她道,“你以为随随便便就能冒充萧靖寒的儿子?那还轮得到你?”

紫苏觉得易卿真是异想天开。

这种主意,谁敢打?

易卿却胸有成竹,越想越觉得自己主意靠谱:“你放心,我知道萧靖寒一个秘密,肯定可以。我去准备,等包子回来午睡我就动手。”

本文链接:https://www.ying4.net/wangyou/1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