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正文
长颈玻璃_李庸和

时间:2021-02-06 10:11:10

生日那天是妈妈最痛苦的一天,不止是□□上的,当时妈妈的处境很孤苦无助,以后也一直是的,从未有过好的改变。

在我二十三岁生日的时候,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时刻,爱我的小女孩和我才开始爱上的姑娘一起为我演唱了关于爱的歌。

上半生里,周围的爱与情,都以遥远模糊似一团云雾的状态远着我,当它接近时,我以为那是一种恩赐与垂怜的礼物,在认为能接受未来失去的孤独后,我不自量力地去触碰它,终使自己跌入一段很长的新的寒冷里,而没能度过这段寒冬季,再鼓起勇气走向那片chūn日。

所有的生命都是孤独的,连自己也不能是每一刻的自己,生命一代又一代的延续幸福与孤独。

…………

因为我开始念孝成对偲嘉不好,不关心她,陪伴她的时间少。他终于确定了聘请一个员工替他管理网吧的事。时间网吧开了好几年,已都稳定了。听偲嘉说,最初帮助孝成撑起小事业的是他那些同学和校友,更少不了阿齐日夜奔波的宣传。

孝成现在有大把的时间陪伴偲嘉了,时常接送她上下学,他们甚至会一起来接我下班。

我在换心情的时候,重头来过,换了一个不需要老是加班的公司。

于是那一大一小时常在路口准时等我,每当孝成牵着偲嘉来接我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某一个人,他如今的容颜竟已完全倒流回过去,变得年轻朝气,嘴里再也没有粗鄙的话了。他的小妹妹说,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在本质上从未变过。

渐渐的,我发现我生活里多了一件可期待的事。

我开始每天期待下班后,看见等待我的那两个人影。

我们仨从chūn走到冬,从下雨走到晴天,一直这么走下去了。

当淡淡的幸福包裹住我们后,有时候也会想起某些永远的遗憾,而感怀起来。那一年冬天,偲嘉已从女孩蜕变成了少女,但她似乎还无比怀念着自己做女孩儿的时光,便对着窗外的鹅毛大雪慨叹,卖火柴的小女孩一定很羡慕我,因为我现在又饱又热。可是我却很羡慕她,因为她永远停留在了做女孩的年纪,而她饥寒jiāo迫擦亮火柴的时候,能看见自己最亲爱的人。

她微笑着说,自己和阿齐之间是关于救赎与延续,她和他的故事直到这一生结束,才算真正的开始。

那么我和他之间呢?

在他这短暂的一生结束时便悲痛的结束了。

这大抵是一个生来幸运的人,对一个童年悲惨者的愧疚的故事。

本文链接:https://www.ying4.net/dushi/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