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正文
长颈玻璃_李庸和

时间:2021-02-06 10:11:10

依着其他过来人的遭遇,我简直是中了大奖。

唯一不放心的是在安全隐患上,别说认识很久的人也人心隔肚皮,更何况男室友是个不太熟悉的人,且不详人品。

由于我的不太放心,晚间睡觉时会反锁房门,也会搬点东西抵住门,还在枕头底下备了一把锋利的剪刀,也许很不自量力,但能使我安心一些。

其实入住不久,彼此安静的好感很快又降低了,我还把他当作轻佻的人,因为有天早上他去上班前说好像在哪里见到过我,我的脸庞使他感到熟悉,说这话的同时,他头一回正眼细细打量了我,那种目光使我感到不自在。我开始觉得他不礼貌,他混蛋的标签仿佛在我眼前有了色彩,像素画上了颜料,像黑白电影升级成了彩色电影,由此生动了起来。

他还搭话唤我,俗仪,你姓什么呢?俗仪是哪两个字?

我回答,姓任,礼俗的俗,仪态的仪。那天粗略介绍自己的时候,我好像是只告诉他,我叫俗仪。

他听后长噢一声,脸上出现恍然而轻浮的笑容,他说他以前有小学同学也叫这个名字。他只说了这么一句。我以为他有同学也叫俗仪,没问是否连姓氏也一样,因为没大放在心上,同名是件很正常的小事。就我表弟的名字来说,也有很多相同的,他叫李伟。

从他说好像见过我,我内心就嘲笑他以为自己是贾宝玉,但其实他是个很老套的轻浮人,接而我又夸张联想起他和上个女租客之间的恩怨情仇。不久后,我发现他确实可能有不良动机,因为我在后来的夜跑时间里发现,他有时候也在跟着我跑步,但是保持着距离,如同在同一个屋檐下的生活一样,像一道影子,默默在光下移动。他也并未搭话,只是安静在后头跑着。

这令我心里生出一点怪异,他又使我不自在起来。而且前些天我夜跑时,他只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我运动没多久,他也开始运动了?保持警惕的我才不会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有样学样做跟屁虫呢。

于是我暂停了夜跑锻炼,直到某天乘公jiāo车遇到某种情况,才解除了我从一开始对他的误会。

下班高峰期公jiāo车上人很多,人挨人也是正常,但我左边的陌生男人直使我不舒坦,他若有若无地触碰着我,这触碰不似无意的,他自己似乎也产生了一些心虚的肢体动作,眼睛东瞟西瞟,吞咽口水频繁。

我疑虑自己是否过于敏感时,人头攒动的车内有了点动静,一位戴深色针织帽,穿得灰暗的熟脸出现在我视线里。他努力挤了过来,一边低声朝周围的人说些见谅的话,然后到达我附近后,用瘦高的躯体隔开了那个令我不舒服的男人。他虽然试图想替我撑出点空间,像往常一样保持距离,但车上实在是太拥挤了,他的胸膛不免就贴到了我的肩膀那侧,温乎乎的。

我忽然有点紧张起来,但这种情况的不自在并不同之前一样,这是一种关系还没到达亲密空间所产生的自然反应。且鉴于他的英雄举动。

阿齐单手抓著上面的拉环,一只手揣在裤兜里,站稳后向我寒暄起来。大约也怕被人当作不怀好意的男人,突兀挤过来的他才想起来要寒暄一二。

从车上起,避免gān巴巴的,互相一路说着日常话走回了合租屋,但他进了房门后就像一池刚有涟漪的水渐渐宁静无声息了。

为了酬谢阿齐,我将自己晚上的食物分了一半给他。让他房间的门缝逐渐变大时,我有了一股冒昧感,因此停下推门的动作,先敲了敲。他同意后,我探头进去的第一感是这间冷淡的房子好空,除了chuáng、桌子和台灯这些基本的家具好像就没有什么了,很是空空dàngdàng的,只有书本叠得最多,在chuáng边都能堆成chuáng头柜了,书并不崭新,也不算旧,看起来就好像这是他常用的又宝贵的日常用品一样。他此时也正坐在chuáng畔边,双手里拿着某本看到了一半的厚书,被打断后,便看向了我。

阿齐其实很少对着人的视线看人,也不经常说话,常常在房间里不知在做什么而安静地呆着。我突然觉得之前认为他是轻浮人是很没有由来的。现在我才知道他在看书,看得晚饭也不大吃。

所以对于我分给他的食物,他好像真的挺高兴的,也有可能是客套,为了不拂人的面子。

…………

某天我又要出门夜跑时,察觉后来的他也跟着出门,我突然像喝过酒一样冲动起来,把他堵在门口,兴师问罪道:“嘿,你为什么老跟着我?”

由我以这样的态度开了头以后,之前的老实人也变得玩世不恭起来,“朋友,我想这路不是你家的。”他说完,自顾自整理好运动服就越过我下楼了。

本文链接:https://www.ying4.net/dushi/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