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正文
长颈玻璃_李庸和

时间:2021-02-06 10:11:10

书名:长颈玻璃

作者:李庸和

文案:

多年以后,我依旧忘不了在合租里的那些夜晚,从门缝里看见阿齐的每一个场景。

他坐在书堆旁心神专注看书的坚毅而高大的侧影,那安安静静屏息凝视的神情,是那么热切的想要得到知识,仿佛就可以向命运前进,再推近一点点够向水中月的机会。他通过书堆沉淀下来独自面对孤独,也许就能从命运里获取最实惠而向上的馈赠,大约他也在对未来的渴望里拼命寻求慰藉。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每个人都是主角 ┃ 配角:每个人都是配角 ┃ 其它:

第1章 混蛋

也许事情要从几年前说起,我遇到阿齐的那一天开始。当我的记忆里逐渐有他的存在时。

才认识阿齐的时候是在合租期间,那时我大学毕业不久,因为就近实习的工作地点而租了房。

初从学校搬出来,急寻落脚点,不管租房环境好坏,不管室友是人是鬼,也不管房东是何方神圣,一切从急从便宜,没能多挑。因我没大挑,租房还算速战速决。

等安定住下之后,才后知后觉忐忑起来。室友是个青年人,一切不详。只是从房东那里得知这位青年叫阿齐,并在整理新住处时发现上个租客留下来的纸条,那位租客写道,对面房间的小子是个混账!

上位租客的提醒,加深了我草率租房的担忧,更何况我已从某些有过合租经历的人那里听见一些新闻,新闻即是关于各人室友的种种恶行。所以倒霉的她们老提醒我说,趁早打消对室友抱有任何好的幻想和念头,那是非常愚蠢又没有生活经验的。

当下为生活所迫的人,也只好将那张纸条揉成一团扔掉,尽量抱着侥幸继续朝当前的路走下去。想到在对方那里大半也有可能担忧新来的租客的情况,这样换位思考,我受用了一些。

当初我抱着侥幸成为了他的室友,事实上,我真是幸的。但是在我不知道自己是幸的情况下,前期也闹了不少自以为是的尴尬。

我住下的当天,室友没有回来的迹象,在我忙活大半天整理好住处,做了卫生,烧了顿饭吃,又洗漱休息后已是深夜。搞不准对方就是半夜才回家,年轻而需要发泄血性的人,值得庆幸的是如果有那种行为,起码没有在合租屋里乱来。在不了解室友的前期,我的胡乱猜测也许也很混账。

可能水土不服……不服厨房的水质,灶台柜上的霉菌,租房脏旧的环境,以至于我在一大早顶着黑眼圈蹲了很久的厕所,尽管那是一座马桶,但我不太能接受除了自家以外的马桶,更何况它的坐盖已坏掉,我也只好费力蹲上去解手。

因为蹲得腿麻,有些贫血的我扶着墙出来打算回房再躺上一会儿。还没走几步,我和突然出现在廊里的高个子青年同时发出受到惊吓的声音,碰头的瞬间甚至以为遇到了入室抢劫,醒神些后记起我有了一个室友。

且不先说他乱头粗服。然着宽松素服,披头散发又气色差的我也没好到哪儿去。我才撩开些长发露了点起码的微笑,对方已先清冷道了一声你好。

我同回一声你好,报了名字和新租客的身份,等面相疲惫的他也做了差不多的介绍,我加快脚步即回房拾掇了自己。

初次见到阿齐的那个清晨,我没来得及刷牙洗脸,身上混着拉肚子的臭味儿,以这副láng狈模样见到了我从学校出来后的第一个室友。当扫过他外形上的不修边幅,最终看清他的样子后,我感到很不好意思,所以仓皇回房收拾了自己。

事实上,他的确有一副混蛋的长相。使愚昧肤浅的我先入为主的认为他昨晚在哪个夜场厮混去了。

即使他拥有混蛋的长相,也不能使我掉以轻心,该防备陌生人的日间照样防备着。

为着礼貌与友好,我在做早餐的时候多做了一些,但是没有提醒他吃,只是洗了自己的碗,将早餐留在了餐桌上,然后去做实习生了。

出门前,我瞥到了他换下来的鞋子上有泥巴,便卑鄙地联想到了他的性趣,于是更加不讲道理的认为他是个混蛋了。综合上个租客留下来的纸条,我在路上不停地思索起来,首先上个租客很可能是个女人,这是在她曾经用过的房间和厕所的痕迹上推断的,以及她咒骂对面房间的青年是个混蛋。

这个清早我莫名其妙给阿齐定义了混蛋的标签之后,又围绕着他的混蛋继续猜测他和上个女租客发生过什么。

我有时候就是这么胡思乱想。

在合租上,我们双方始终保持着生活上的距离感,彼此都安静的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最重要的是不给对方在合租期间添麻烦。我洗过头发一定清理厕所的发丝,保持卫生。他也暂时没发出过什么奇怪的声音,而且除了第一天见到的他不太整洁,后来几乎没有过,这个男人在房子里还算体面。厨房几乎只有我一个人用,而卫生区域分别包揽着轮流打扫,搭配得愉快。

本文链接:https://www.ying4.net/dushi/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