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正文
未接来电_亦未迟

时间:2021-02-06 10:11:09

=================

书名:未接来电

作者:亦未迟

备注:

她不会是迷途知返的羔羊。(百度搜索“魔爪小说阅读器”或登录 mozhua8.com 下载最新版本)

==================

☆、娇与阻碍

(一)娇

阿若以为自己是一辈子不会遇上爱情的,她也不抱怨,只因自己天生冷感。

她以为的东西一直很多,就像她以为自己永远不会习惯菜市场生鲜的膻味,她还记得家里厨房料理台上用小碗盛着的腰花,用料酒泡着,她都觉着臭,恶心。

可她爱吃,阿若爸笑她,“吃起来倒不见你嫌了。”

她上前撒娇,含含糊糊地笑着像个小女孩去扯阿若爸的手,撒娇都是同样的话,百试不慡,“就知道你最好了!”

她也曾固执地以为自己是个永不吝于撒娇的人,毕竟这是她的好处。她喜欢好处,二十岁之前她几乎未曾失过手,这就是好处。

大学毕了业,出了家门,野了一般,买了一堆十公分以上的高跟鞋,摞起来,像是在搞批发。衣服打扮皆随意起来,反正都无人gān扰。

只偶在闲暇之余,才思考起男人的问题来。模模糊糊的也有个概念,个头要高的,压在身上要像一堵墙,就像bào饮bào食般铺天盖地而来的满足感。

可惜原本最是恣意无忧的生活,却令她遇见了个有娇撒不出的对象。

她自然有她的拙劣,磕磕巴巴,抬不起头说不了话。他也有他的,她遇上的是一个矮个子,同她差不多高,虽然她并不矮,说起来也算是一种遗憾罢。

她竟也不觉得,难得的陶醉。心底压下的些个小心思,让人做梦也知翘嘴角。她始终不肯承认自己陷下去了,囫囵地想自己怕是闲极玩笑自己,表现欲过剩。

实话是,其实连她自己也捉摸不透自己,活生生像一个词romantic,讲得是làng漫还是罗曼蒂克,意译还是音译,非得套上这么一套行头,倒别扭得像个异装癖来。

无因无果,可是暗恋起来究竟是兴奋还是疼痛,似乎都混杂在一起,成了另一种滋味了。她有时还是觉得疼的,发起疯来,竟也臆想着要为他生个孩子,推心置腹地自我探讨起是男是女的问题来。又或者,她的爱原本就是一种臆想,她居然爱上了他对她的不屑一顾。

她疼的时候,低头笑笑,再抬起头来,又有了对自己不屑一顾的jīng神。

他工作起来实打实的雷厉风行,男人流线的下颌从来是一种响当当的腔调,看得女人的心圈圈绕绕尽起涟漪。她观察他,又不想让外人知道,仿佛会被人拿捏起把柄,生出些不堪龌蹉的事端来。

她当然不会向他撒娇,她一直扮演着一个无所畏惧的旁观者,卑鄙地窥视他。可有时,她的立场会变得十分奇怪。有关他的风言风语,阿若似乎慵懒又消极地消化着。

别的女人同他暧昧或是间接追求,她不心急也不妒忌,倒也尝试着起哄促成起来,心平气和。事后想来甚至有些后怕,她竟有如此自信,还是说是自负,竟好像他看不上除自己之外的其他女人。

阿若从来没有这样追求过一件东西,诚然他并不是那随意的物件,阿若也不见得在正经追求他。可的的确确,她实实在在享受着这场恋爱,连同她饱满弹性的脸颊,光滑细腻的眼角。

(二)阻碍

可是仍会有阻碍,办公室的老阿姨和她碰在一起吃饭,有意无意地打听起她的对象来,她咧嘴笑笑,“不急。”

“哪能不急?你可不知道时间过得有多快,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想着多玩玩……”

她听得有些不耐烦,心不在焉地拨弄手指,对方叹了口气,却仍在继续,“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男人老得慢。”

“可是男人死得早。”阿若嘴边恶毒的话,磨蹭半天又吞咽了回去,她就恨这种过来人经验谈般的口气。

“你是不知道,那女的比男的大六岁,一开始感情可好了,旁的都说指望着他俩当模范,结果没几年,一个不经意,回神也就这么离了。”不知怎么飞速就对接上了现实。

“哎呀,”她补充性地看了一眼阿若,“都不这样么,时间一长,男的可不就嫌女的老了,找个年轻的。”她盯着阿若,似乎想找出什么破绽来,“诶,你二十三了吧?”

“二十二,”阿若笑笑,“我还早着,不急。”

对方很不以为然,“你也就是还小才敢这么讲,要我说,趁着现在年纪不大空间大,找个大几岁有条件的,要不然等到二十七八,过两年可就三十了不好挑了。”

阿若也不去反驳,顺着她说,“年纪差太多,就怕聊不到一块儿。”对方瞬间又有了新话题,“是哟是哟,现在三岁一代沟……”就这么喋喋不休了许久。

本文链接:https://www.ying4.net/dushi/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