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正文
蓝精灵_亦未迟

时间:2021-02-06 10:11:09

书名:蓝jīng灵

作者:亦未迟

文案: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jīng灵。

短篇《蓝jīng灵》,刊载于2013年《花溪》三月刊。

第1章 山的那边

我朝着萧建仁大吼:“老娘我今天不照应了!”

他回我:“咱,能不骂人吗?”

就这下,活活给我气个半死。这是我的错吗?敢情是我给你取了个回头率这么高的好名字偏叫萧建仁,说快点都分不清是不是在骂你,我真是好大辈分!

老祖宗的规矩,心里想的,不能就这么噎在肚子里烂掉,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若是不给他萧建仁一点颜色瞧瞧,我就印证了那个传说中的汉字,我就是口“井”,横竖都是二。

于是,我很不客气地再冲他吼了一句。

“尼玛,老娘我要去相亲!!!”

(一)故事就这么开始了

认识萧建仁其实很赶巧,本来他是典型的工科男,我是如假包换的文科女,我和他的脑电波从来也没在一个频率上。

先前,米妮帮我介绍了份异地的工作,薪水待遇皆是优厚不说,工作性质也稳定得让我直掉眼泪。可是,好景偏偏不长,就在我成功空降的第二个月月初,因为遭遇顶头上司的咸猪手,又很合乎情理地把餐桌上赠的西瓜冷盘一把拍在了“huáng金肥”的澡盆脸上。

总之,我被很荣幸地开除了,最终也只好决定返校,混在考研和考公务员的大军中,安全完成我本科生涯的最后半年。

米妮说我,明显的社会经验不足,小学老师没教过“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么深奥的词汇是不?

我懒得理会她,只威胁她说,再闹我,再闹我我就去考研,考哲学系,然后女硕士,女博士这么一阶阶念上去,看她准备什么时候抱孙子。

果然,她很快就妥协了。顺带说一句,米妮是我妈,我的大名叫米粒。

回家一个星期后,我觉得很苦恼。原先米妮给我介绍工作的那个城市,我光惦记着它家享誉海内外的米线炒肉了,到头来家也搬了手机号也换了,本想着能和米线炒肉长期恩恩爱爱。没想到,不过就那么一个月,却又早早回到了异地单相思的状态中。

回来的第一件事,我得把手机号给换回来,学校里登记的都还是我原先的老号码,毕业一忙事便多起来了,于是乎要事总是不能顺利传达。去通讯商那里问,才知道销掉的老号码已经有人在用了。

第一次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我刚说明完来意,还没来得及小喘口气,萧建仁就很潇洒地给挂断了。第二次,他根本没接。第三次,好嘛,直接关机。

我的郁闷可不止一点点,本不过想打个商量,却被这般无视,真真“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嫂不可忍”。我这人向来是吃软不吃硬,实实在在遗传了米妮女士的小心眼。于是,我开始蓄意拨打起骚扰电话。

“地瓜地瓜,我是土豆,我和你说哈,今天菜场上我每斤贵你一块钱,灭哈哈哈!”

或者gān脆转发垃圾短信给他“我市XX酒店招聘男公关,要求思想开放、身体健康……底薪每月2万元。”

多数时候,萧建仁并不会回复。我为人虽然无聊,但玩笑开过了一两次,也便渐渐抛之脑后了。

可是,老天爷偏偏喜欢些峰回路转的桥段。

(二)蓝jīng灵之歌

我万万没有想到,卫宗贤会把我甩了个措手不及。想当初他追我时,我还嘲笑他名字好一阵,如今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报应不慡。

卫宗贤可不是那什么万千少女心中无可匹敌的老实男“魏忠贤”,我不过去了S市一个月刚出个小头,这当中还与他电联不断,料不到他就和他那些个好妹妹勾搭上了。

以往他和我据理力争,说一个男人总要有几个红颜知己,他和她们之间绝对是纯洁无比的男女关系,凡事只涉及灵魂,不涉及□□。

被他这么一糊弄,久而久之我还真以为自己有些个缺心眼。他卫宗贤是光明正大的大男人,我米粒才是小jī肚肠的小女子。

结果,从S市回到老家后的一个月里,我大彻大悟。原来那些善解人意的好妹妹,等级也高不到哪儿去。否则,绝然不会在卫宗贤的宿舍楼下扭打起来,大斥对方善解人意的宝贵品质。

当整栋楼的宅男们都探出头来大看好戏时,卫宗贤却悠闲地关了手机,并专注地打着网游升着级。

那时的我正处于失恋外加增肥期,米妮一脸担忧地看着我满chuáng的零嘴空包装袋,叹息连连。我则是打定心思死窝在被子里,不让发肿的销魂单眼皮被人笑话了去。

直至后来,萧建仁安慰我:年轻人,别泄气,谁年轻的时候没有迷恋过几个人渣?我点点头觉得他话糙理不糙,好歹老娘我打怪升级,一路练过来了。如若当初不是卫宗贤发展妹妹队伍,把我身边多少年的闺蜜一个一个都转变成他jiāo心的灵魂伴侣,我也就不会鬼使神差给萧建仁打那么一通话。

本文链接:https://www.ying4.net/dushi/627.html

上一篇:成衣_亦未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