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愿以江山为聘+番外_古城涟漪

时间:2021-03-19 19:21:17

文卿冷笑,抬腿往何舒月下身撞去,“你再说一遍。”

何舒月捂着裆部,痛的嗷嗷叫,“你……你撞坏了,将来谁伺候你?”

文卿脸上一热,唾了他一口,“你再乱说话!”

何舒月道:“不然你为何叫望舒?不是望着我么?”

“自作多情!”文卿收起琴,回头瞪了他一眼,“你再敢跟过来试试!”

何舒月对文卿的性子了如指掌,奶凶奶凶的,但是心特别软,只要他装得可怜一点,文卿肯定会心疼。

想到这,何大人便要出倚红楼,却被徐睿才拉住,“何兄,别走啊!这么多姑娘,就没有你喜欢的?哎,我看那个弹琴的小公子就不错……”

何舒月忙捂住徐睿才的嘴,将他连拖带拉地拽出倚红楼,“这种话以后不可乱说!”

徐睿才不解,这京城大大小小的青楼,哪个里面没有小倌,又不是多稀奇的事!

何舒月道:“文卿是我未过门的‘未婚夫’”

“哈?”徐睿才险些将舌头咬掉。

何舒月懒得跟他多解释,转身回家往身上浇了一桶凉水。

府里的下人吓得够呛,“大人这是作甚?”

何舒月哆嗦道:“洗个澡。”

“大人若想洗澡,吩咐我们烧些热水啊!”

“你们该gān什么gān什么去,别管我!”何舒月拖着湿哒哒的衣衫进了房。

下人们面面相觑。

何舒月平日虽温和,不怎么发火,可一旦动怒,那绝对让人胆寒。下人们虽想劝,又都不敢,只能摇着头退下了。

穿着湿衣过了一夜,何舒月第二日果然头昏脑涨,发起热来。伺候的仆人忙着叫大夫,他那张烧的殷红的脸却浮上一丝笑,“我先出去一趟,看病的事,回来再说!”

“……”这病的路都走不稳了,还要gān什么?

文卿此时正跟寒烟排练,没想到何舒月会推门而入。看到他那张脸,文卿朝外喊了一声,“嬷嬷,姑娘正在排舞,为何放人他进来?”

何舒月动作极快,伸手将他揽进怀里,下巴抵在他额上,“文卿,我病了,想你想得……”

“……放开我。”文卿呵斥一声,这房间里还有三个人呢!何舒月这般动作,文卿的脸红的几乎要燃起来。

何舒月不断没放开她,整个人还都压在了他身上。

文卿感觉不对,“你……你病了?”

“没有……”话未说完,何舒月晕了过去。

文卿:“……”

他睁开眼时,文卿正端着汤药坐在chuáng边,眉头紧锁。何舒月暗觉不好,又闭上眼睛。哪想文卿却道:“别装了,赶紧起来把药喝了。”

何舒月讪讪一笑,“头还有些晕,现在不想起来。”

文卿将药递到他手里,“喝了药再歇会儿,等烧退了就回去吧!一个朝廷命官,睡在青楼,传出去,你的乌纱帽是不想要了?”

何舒月一手握住他的手腕,一手接过药,放到一边,然后微一用力,将人拉到chuáng上,“文卿,我头疼的厉害。”

文卿用手肘撑着chuáng,微怒道:“放手!”

何舒月见他动怒,一脸怅然地松开手。

文卿坐起,整理好衣襟。

何舒月闭了眼,一口气尚未叹出去,只觉得额头一热,文卿的手指覆在他的太阳xué处,轻柔地推揉着。

“别说话,睡吧!”

何舒月很听话地没有开口,也没有睁眼。等他再次醒来,文卿趴在chuáng沿,睡得正香。

他侧头盯着文卿的睡颜,心头像被chūn风chuī过。随即悄悄起chuáng,将人打横抱到chuáng上。

文卿睡得迷迷糊糊,被人这么一抱,不安地皱皱眉,含糊道:“月哥——”

何舒月在他身侧躺下,亲亲他的额,笑得极轻,“是我。”

文卿舒展了眉峰,往他怀里靠了靠,再次沉沉睡去。

※※※※※※※※※※※※※※※※※※※※

最近很忙,但将军的番外跟正文有关,所以还是写了。至于何大人,从情敌拖到现在,必须给个明确的结局。皇上和严大人的番外……额,就不写了。抱歉。

这样完结吧!

下篇文见。

爱你们。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纸萤漆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全文阅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