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为谁空流连[忠犬侍卫受]+番外_园葵

时间:2021-02-09 10:29:57

“庄主!”用仅剩的力气将紧贴在胸前的人推开些距离,“庄主,属下……属下是您的暗卫!”

被推开的人不悦地锁起眉峰,眯起双眼,扶在后颈的手用力到让罗铮眼前发黑。

“呃——!庄、庄主!属下知错——!”慌忙收回抵在赫连倾胸前的双手,罗铮痛苦地求饶,“求庄主放过属下……”

卑微的乞求并未换回任何回应,而更让人绝望的是再次附在双唇上的那片柔软,辗转吮吸几乎要把人肺里的空气也全部吸走。完全没有力气再推开qiáng势禁锢着自己的人,罗铮无助地闭紧双眼,身体却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就在罗铮以为自己要就此昏死过去时,赫连倾放开了他。

“庄主?您醒一醒!”

来不及松一口气,赫连倾猛然将他抱起。走向里间,扔到了榻上。

“呃!”震动到胸前的伤,让人痛到缓不过气来。

罗铮挣扎着欲躲开却被人qiáng硬地扯拽回来,在身上拉扯的双手携着jīng纯内力,沾染了血迹的衣物瞬间四分五裂。

......

终于……结束了……

心满意足的人翻身睡去,罗铮撑着伤痕累累的身子下chuáng离开,腰快断了一般让他站立不稳,可当务之急是赶紧回住处医治内伤。顾不得此时离开合不合规矩,今晚的事……只愿庄主醒来后能忘得一gān二净。

第2章 初谈

几日后,赫连倾书房。

眉头微锁的人把手中的书放下,显然心情不太好。

尽管屋里的另一个人已经很努力地放轻呼吸,可越来越沉重的声音仍然扰得赫连倾意兴全无。

“出来。”

书房里只有赫连倾一人坐在书案前,这话必然是说予自己听的。罗铮稍一踌躇便从暗处走了出来,恭敬地跪在离书案三步远的地方。

“属下罗铮,见过庄主。”

赫连倾看了看跪在不远处的男人。

从书架暗处出来的那刻起,态度恭恭敬敬不卑不亢,的确是个暗卫应有的样子。但脚步虚浮,身形稍嫌不稳,面色苍白,呼吸略显急促,暗卫的身子也能弱成这般?!

心里稍有不满,眉头又紧几分。此时见人挺身跪下,低头等待着,压抑着烦躁的情绪问道:“病了?”

“……”

惊愕一瞬,罗铮有些疑惑地抬眼望向座上之人。

“回庄主,属下没有生病。”

“那是受伤了?”没有轻易放过那面色苍白明显不欲多说的人,赫连倾“好心地”又问了句。

罗铮此时才真正后悔逞qiáng值守之事,原该再休息一天,好好疗伤才是。可庄主的离魂掌岂是轻易便能治好的?

“属下……”

罗铮不知怎么回答,却又不能让座上之人等着,支吾着不知如何搪塞过去。那晚的事,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来。面前的人忘了便是最好的结局,可此时被问起,一旦开口便绝无隐瞒的可能。

“因何受伤?”

赫连倾见那张无甚表情的脸突地带了点慌张,无端端就起了好奇的心思。不过面上仍是不动声色,语气平淡地又问了一句。

面色坚毅的人脸上流露出无法掩饰的为难,赫连倾收了漫不经心的表情,冷声问道:“你可知,身为暗卫私自行事该当何罪?”

麓酩山庄内对下人和侍卫的管教极严。作为随庄主身侧的暗卫,地位较普通侍卫要高,识规矩懂礼数应是最基本的要求。赫连倾平日并不插手这些事务,只是今日既然问起便不能简单了之。

“回庄主,属下……”罗铮把心一横,头一低,信口胡编:“属下前日练功……走火入魔了。”

哼,胡诌。

赫连倾眯了眯眼:“过来。”

暗地里咬了咬牙,罗铮只好膝行过去,在赫连倾伸手可触的位置停下……听天由命。

不情不愿的态度并没有逃过赫连倾的眼睛,不耐更加一层怒意,仅存的一点好奇之心也被冲散。

“唔!”

毫无预兆地被锁住了喉咙,微凉的双指带着内劲袭来,bī得罗铮胸口一阵血气上涌。生生顿住几欲出口的腥甜,温顺地闭眼等着这扑面而来的怒气慢慢消退。

不过是警告与惩罚,并无取人性命之意,眼见着下跪之人驯顺服帖,赫连倾便松了手,面无表情地看着那眼神已然有些涣散的暗卫。

“不耐烦了?”

缓了缓才再次看清眼前之人,罗铮努力维持一丝清明,哑声道:“属下不敢,求庄主恕罪。”

“哼。”赫连倾冷哼一声,决定不再追究。

“手。”

罗铮不敢再犹豫,低头把左手抬起。

不出意料地,被那微凉的手指挟住……号脉……

此时罗铮只能奢求赫连倾仅想起出掌伤了他的事,而那之后……罗铮紧咬下唇,不知如何应付接下来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