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我是你的向导+番外_星坠

时间:2021-02-09 10:29:56

卧室光极度昏暗,远处双人chuáng上拱起两团大包,看样子屋里的人还没睡醒。希亚蹬着地毯上的毛扑腾,嗓子里憋着极细的尖锐猫叫,它一个人玩了好一会儿,也不见chuáng上的两个人注意到它。

什么意思?小猫咪不配得到关注是吗?

希亚龇牙咧嘴地弓起身子,倏然跳到chuáng脚,柔软的被子一踩就陷,小猫咪本身还对地形不熟,深一脚浅一脚跋山涉水挪到中间,在起伏不休的好大一团被子中央看到了一撮乌黑黑的头发。

西——斯——!

小猫咪拖出极其长的一声,喵地从chuáng上弹起,飞扑到向导身上去。

只可惜腾起的身子还没触碰到它的目标,就像是一个娃娃机里妄图脱逃的小玩具,被一只极其有力的手给jīng确捉住了。

希亚不知所措地卡巴着眼睛,尾巴顺从地缠上男人的胳膊。

“别闹,让他睡一会儿。”

克维尔的嗓音里还带着后半夜入睡的沙哑,清晨朦胧时开口总能满足小猫咪渴望被宠爱的愿望。克维尔把试图吵醒他媳妇睡觉的捣蛋鬼拖进被子里,闭着眼睛把小猫咪按在怀里,随手给它顺毛。

哨兵的指尖温热,掠过耳尖后的猫毛时会惹得希亚浑身一抖,紧接着又食髓知味地凑上去继续把耳朵送到哨兵手里,舒服地瞪着圆圆的眼睛仰头,两只耳朵都折成飞机耳。

jīng神体被满足的代价就是向导本人开始变得动情,克维尔低头亲了亲希亚额头的小区域,翻身把小猫咪放到软软的毯子上。

克维尔身上还有些许抓痕和吻痕,只是在环境过暗的情况下不太明显,尤其在希亚这个大号色盲眼里。少将的上身一半掩在被子里。他垂手揉了揉希亚的头,翻身回去捞自己的向导。

看在你让我还算舒服的份上,先不打扰你们了。

希亚昂着脖子恩赐似地瞥了下身后还要继续睡回笼觉的两个人,先是感慨了下人类的作息如此不健康,而后扭着身子跑掉了。

只是在出门的前一秒,它还听见chuáng上二位低喃的动静。

向导似乎是醒了,只是还不打算睁眼。他摸索着钻到克维尔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继续睡,又模糊开口:“我梦见你给我顺毛,还揉我耳朵。”

他话语的语调都糊在一起,像他的脑子一样乱成了浆糊,也亏的克维尔能听懂。

被子里的温度明显比外面高,尽管夏天空气的温度其实正好,但适当的高温总有种缠绵缱绻的意味。克维尔用指尖碰了碰西斯的嘴唇,轻声道:“我不是每天都给你顺毛么?”

那不一样,我又不是动物……

西斯迷迷糊糊地在心里回了一句,他提不起jīng神说话,开口时候正好叼住克维尔的指节,鬼迷心窍地伸舌头舔了一下。

这一搞,克维尔彻底清醒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希亚也不知道,反正它走的时候听见西斯喊了一句模模糊糊的东西,语气比昨天中午家里的提拉米苏都要甜腻——虽然它吃不到,但是听克维尔说很好吃。

唉,为什么热恋中的夫夫每天都这么gān柴烈火呢?像我们这种可爱无辜单纯的小猫咪,每天就过的很冰清玉……

希亚从卧室门口跳出去,本来想去体验一下走廊扶手滑梯的快乐以开启完美的一天,结果还没等跳上去,就被拦路出来的海茵撞了个正着。

一大清早出来抓小猫咪的小老虎大老远就感觉到jīng神波动,海茵在家里收起翼翅,具现化愈发明显的身体呈现出更为矫健的姿态,它拿出丛林捕猎时的爆发力,倏然把希亚扑倒下面。

嗷呜——

海茵喉咙里爆发出兴奋的低吼,它睁着双圆眼睛凝视着身下的小猫咪,舔幼崽一样舔小猫咪。

大小猫科动物的力量相差悬殊,且海茵是一个连西斯本人都能扑倒的嚣张小老虎,钳制希亚实在轻而易举。毛茸茸的厚爪子按着希亚的后背,捉弄地跑去缠小猫咪的尾巴。

冰清玉洁这种话,还真不能乱说!

小猫咪反抗不得,它折着耳朵挣扎了一会儿,被小老虎舔的浑身起电,索性就不挣扎,翻了个身肚皮朝上,蹬着腿用小爪子扑海茵的额头。

小老虎头上的王字被揉的看不出型,它弓着脊背缓慢匍匐,在小猫咪嚎叫的时候用头蹭它的下颌。

玩滑梯的梦想破灭了,但玩小老虎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希亚叼了一口海茵的毛,哄小孩似的舔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