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我的将军如此高冷+番外_皮蛋瘦肉没有粥

时间:2021-02-09 10:29:53

才发现白衣少年的中间一辆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木色马车里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

这下所有人又傻眼了,这叱咤风云,嗜血狂bào的摄政王就坐这马车回来了?不应该骑在高头大马上,威风凛凛的睥睨众生吗?

显得这么羸弱是什么意思,虽说摄政王名号大,但这些寻常百姓谁都没有见过,

毕竟出征十三年,这朝代都改了,十二三的孩童甚至都不知这慕承国还有一位所向披靡的摄政王,只当这数十年的国泰民安当真是异国不敢侵犯。

本来以为是láng崽子进城,京城会是一片清冷,却硬生生的变成了白衣少年郎惹得城中芳华少女chūn心萌动,一时间这夜láng也成了少女心底泛红的秘密,

随着皇城城的关闭,城中百姓又恢复往日,摄政王班师回朝竟也成了日后津津乐道的一桩美谈。

这件事自然也传进了王宫里那位人称傻子帝君白絮的耳朵里

“淮之,你说我这皇叔下的是什么棋”

白絮一袭黑衣,慵懒的斜躺在一方软榻上,他不喜束冠,墨色的黑发像瀑布般铺在榻上,若仔细看,白絮的发掺杂着点点的孔雀蓝,一双桃花眼顾盼生姿,

名叫淮之的男子抽了抽嘴角心里想,长得就够媚了偏生了一双桃花眼,真是....这幅样子谁信你傻,信得才是傻。

顾淮之拱了拱手:“臣认为,摄政王从战十三年若身披战甲而归,必带来腥风血雨的气息,京城的百姓过惯了安居乐业的日子,恐是怕吓到百姓,才如此做派”

白絮挑了挑眼尾:“摄政王这三个字就是腥风血雨,他还想洗脱不成,可笑”

顾淮之:“.......”人家就是单纯的想不吓到百姓,小帝君你也想的太多了,他又不是你那些长了不知道几个心眼子的人jīng哥哥们

白絮起身,黑衣显身段还真不是瞎话,明明只十七八的年纪,却身姿挺拔,像极了寒冬里的劲松,却没有一丝清冷的气质,偏生生的全是妖孽的味道

“走吧,去迎接慕承的功臣”

顾淮之又抽了抽嘴角:“帝君,要穿这身去迎接摄政王?”他特意咬重了最后三个字。

白絮挑了挑眉尖:“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顾淮之:“......”

明明是一国帝君偏生的要装穷,也就是自己知道,白絮的黑衣有一马车那么多,旁人都以为这位小帝君只有这一件衣服

白絮看着顾淮之一副吃了苍蝇的样子,摆了摆手,幽幽的说道:“我又不出面,你好好穿穿就是了,我是个傻子,淮之莫要忘了”

顾淮之无奈的说了一声:“轻舟啊~”

白絮闻声,嘴角上扬,顾盼生姿。

阔别十三年,王宫此时已经不能用华丽来形容,真的是只应天上有的宫阙,摄政王皱了皱眉,这位小帝君有点过分奢侈了,

正这样想着,他抬眼向上看,木制面具下的眼角不动声色的挑了一下,这个台阶是天梯吗?

于是威风凛凛,残bào嗜血的摄政王足足爬了半个时辰的白玉台阶。

白絮在幕帘后,又是那个慵懒的姿势,四周带着点点红晕的桃花眼,盯着大殿外走进的男人,

一袭月白长袍,是今日百姓津津乐道的翩翩少年郎,唯一不同的是没有腰间宝樱色的腰带,随之代替是一把诡异银色弯刀,刀柄复杂又熟悉的花纹让白絮有些发怔,不由得与幼年的往事重叠,

白絮坐直身子,收了平时玩笑的模样,直勾勾的盯着从yīn影处走来的人,

“参见帝君”

清冷的像是寒冰的声音,顾淮之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还真的有点像从修罗战场上归来的冷面阎王,

白絮依旧盯着大殿底下低头的男人,随着他抬头,白絮也跟着紧张起来,是期待吗,还是别的什么,白絮不知道,若真的是那个人,他又应该怎么办,手足无措第一次在小帝君的身上体现出来。

而入目的却是一张戴着木制面具的脸,只能看到秀气挺拔的鼻梁和显得有些薄凉的双唇,白絮瞬间恢复到以前的样子,只有眼睛里的星光好像暗淡了不少,

顾淮之显然没有关注到白絮的变化,一心都在摄政王那张面具上,他记得十三年前,摄政王脸上可没有这么个东西,顾淮之不免有些失落。

他少时有幸见过十三年前摄政王,没有面具的摄政王,

不知道是少时记忆模糊还是怎样,在他的记忆里摄政王生的极为好看,俊而不妖,剑眉星目,尤其是一双狭长的凤眸,若不是太过清冷,当真是勾人心魂的利器,

顾淮之回过神来,其实就算戴着面具,露出的地方也是极其端正,尤其是那薄唇,有些让人移不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