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重生 正文
我的将军如此高冷+番外_皮蛋瘦肉没有粥

时间:2021-02-09 10:29:53

等白絮进了屋中,敛了脸上的笑意,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自言自语道:“有些事情我希望你这辈子也不要记起来......”

翌日,白絮告诉夜沧溟他要到附近的镇子上去买些米面,刚要出发,夜沧溟便叫住他,搂住他的脖颈,轻轻的亲了一下他的脸颊,红着脸说道:“早、早些回来”说完便转身进了屋

白絮摸着自己的侧脸,傻呵呵的笑起来,心里想着,自家皇叔还是失忆的好......

等白絮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月明星稀了,推开院子门兴冲冲的喊道:“夫君回来了”

可出乎意料的,那人并没有像之前一样跑出来迎自己,白絮疑惑的推开屋门,发现那人端坐在木桌前,声音清冷:“夫君?”

白絮瞬间觉得后背窜上来一股凉气,他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试探着开口道:“皇、皇叔”

夜沧溟眯着凤眸:“我好像记得你说,我整日跟在你屁股后面,还变着花样的给你做好吃的,最后还bī着你成亲?”

白絮立刻绷直了身子:“皇、皇叔,你肯定是听错了!是我!是我死缠烂打的跟着你!”

夜沧溟忍住笑意,继续说着:“而且听说我最喜欢叫你夫君?”

白絮笑了笑,走到他身边,点着头说道:“嗯,这个可以是真的”

夜沧溟脸上一热:“小、小流氓”

白絮握住那微凉的指尖:“你都想起来了?”

夜沧溟点了点头:“陆桦今日来过,他一直在研制能让我恢复记忆的解药”

白絮突然想到了什么,勾了勾嘴角说道:“那皇叔可记得我们已拜堂成亲了?”

夜沧溟脸色微红:“自、自然记得”

白絮起身,眼角瞥了一眼不远处的chuáng榻:“那皇叔,我们也该把最后一步完成了吧”

还不等夜沧溟反应,白絮便将他腾空抱起,直接朝着chuáng榻走去......

白絮双手撑在夜沧溟上方,目不转睛的看着身下人渐渐泛红的侧脸,雪白的亵衣衬的他白皙jīng致的锁骨都泛着淡淡的粉红,看的白絮身上越发的滚烫

夜沧溟轻轻咬着嘴唇,缓缓的抬手解开白絮的衣衫,目光却定格在他心口处一道深深的伤疤,甚至还像是渗着鲜血,凤眸有些湿润,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指尖轻轻碰着那道伤口,要每日都在这个地方深深的刺进去,不等愈合便又要撕开,日复一日,整整三年

夜沧溟又想起来那日在树下,白絮那过分苍白的脸色,和毫无血色的薄唇,他心疼的开口,声音微颤:“疼吗?”

白絮握住自己胸口上的指尖,笑着摇了摇头:“一点都不疼”

夜沧溟不轻不重的打了白絮一下:“骗人”

大晋江不允许的不可描述的画面……

暖帐红烛,温香软玉,一夜不眠......

翌日,白絮神清气慡的做了满桌子夜沧溟喜欢的吃食,眼见着日渐晌午,里面的人还是没有动静,白絮轻手轻脚的走到chuáng榻边,看着那白皙如玉般的身子上,全是一个个暧昧的红痕,眼中的笑意都快溢出来了,他柔声说道:“皇叔,该起来了”

说完,便转身出去

夜沧溟尝试着翻了一个身,可全身上下像是散了架一样疼,还有某处的异样......他深吸了一口气,握紧拳头,愤愤的说道:“小láng崽子!”

白絮转头看着一手扶着屋门,一手扶着腰的某人,忍不住轻笑一声:“皇叔这是怎么了?”

夜沧溟一步一步,慢慢的挪到桌前,瞪了白絮一眼,咬着牙说道:“你还有脸问!一个晚上你折腾了我六七次,你还问我怎么了!”

白絮杵着下巴,唇边勾起一抹笑:“昨晚皇叔的声音当真是......要命啊”

夜沧溟脸上瞬间腾的一下升上一股热意,他语气微含愠色:“以、以后你给我睡地上!”

白絮脸色瞬间变了,可怜巴巴的蹲在夜沧溟身前:“别啊,皇叔,不然我今晚轻点”

夜沧溟眼神一震,揉了揉自己的腰:“今、今晚还、还来!”

…………